小青蛙的衣裳

Lexi出生後頭四個月都要配帶髖關節矯形帶Pavlik harness,將她的雙腿固定,姿勢像隻小青蛙。帶著矯形帶時,她只可穿寬鬆的夾衣或袍子,在家倒沒有所謂,但帶她外出時,總希望可以替我的小寶貝打扮得漂亮一點。到了Lexi差不多三個月大,我們快可以和矯形帶說再見時,我才於外國網站發現特別為須配帶Pavlik harness的寶寶而設計的夾衣,雖然稱不上漂亮,但至少不用因為遷就寶寶屈曲的雙腿而給她穿著大幾個碼的衣服。如果我早一點發現這種夾衣,我一定會訂購給Lexi穿著。

青蛙變公主——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下)

Lexi快要四個月大時,醫生說她的髖關節已復位,我們終於可告別她的Pavlik harness。為了追回失去的時間,我每天非常努力的替Lexi按摩和幫她做運動。結果寶貝的發展令人滿意,她不足八個月便會爬了,雖然蹣蹣跚跚的,但對一個DDH寶寶來說是非常不錯的成績。她剛滿九個月,已能自己扶著物件站起來,見她站得一天比一天穩,我和老細都欣慰不已。我的小青蛙變成小公主了,可以穿著漂亮的衣服(配帶矯形帶時只可穿寬鬆的夾衣或袍子),還有很快可以學行學跑學跳舞。雖然Lexi仍需定期覆診照X光監察關節的發展,但醫生說她兩邊髖關節已長得很穩固,角度也合格,除非是受到創傷,否則關節不會再脫位。

我家有隻小青蛙——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上)

Lexi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,超聲波證實她的左右髖關節都脫了位(即甩骹),我問醫生是不是剖腹生產令她的關節脫位,他說不是。醫生解釋:「Lexi的情況在醫學上稱為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developmental dysplasia of the hip,DDH),並不是什麼身體缺憾,很多人認為只是發展遲緩,本來在媽媽體內應完成的發育,到寶寶出生後才繼續。」他又說如果及早發現,做適當的治療,先天性髖關節脫位是不會影響寶寶成長的。

寶寶也按摩

自從陪月姐姐走了,我們開始自己幫Lexi洗白白之後,寶貝每天晚上洗澡後,我都會幫她按摩。為了更有效地幫Lexi按摩,我參加了由國際嬰兒按摩協會(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Infant Massage )認可導師教授的嬰兒按摩班,昨天上了第一課。導師說越早開始按摩,讓寶寶越早習慣越好,因為十個月大以上的寶寶會開始逃走,令按摩比較困難。不過也是暫時性的,寶寶習慣後,便會很享受,還會經常嚷著要爸媽給他們按摩呢!其實嬰兒按摩有很多好處,包括:改善(寶寶的)睡眠質素;改善血液循環;舒緩消化系統(如便秘)問題;減少寶寶哭啼;讓寶寶意識到自己的身體部位和促進手腳協調;增加安全感;建立親子關係等。

Lexi的迪士尼美語世界

環境對學習語言來說是非常重要的。當寶寶浸淫在一個語言環境裡面時,他們會很自然地吸收,不會意識到自己在學習那種語言,因此也不會抗拒,就像我們的孩子都在廣東話環境長大一樣,所以對他們來說,「學說話」就等如學廣東話/中文。迪士尼美語世界可為小朋友製造一個學習英語的環境,教材包括影碟、歌曲、書本和互動遊戲,所有內容都圍繞著同一個故事主線,環環相扣,非常有系統。教材的互動性很強,寶寶就算未會認字,都可以跟著影碟玩遊戲和做動作。我無法想像我要花多少時間,走遍多少間書店和玩具店才可搜羅到如此豐富的教材,而且如果是我自己搜羅,一定不會像迪士尼美語世界一樣有系統和多元化。我比較過市面上其他教材,發現沒有一套可以取代它,於是在Lexi五個月大的時候,我和老細送了一套迪士尼美語世界給她。

從聾耳陳到貝多芬

Lexi四個多月大的時候做了皮紋分析,8月尾她快滿八個月大時做了第一次檢討。上星期皮紋分析師Winnie已跟我口頭講解了Lexi的進展,但到了今天我收到完整的報告,我才發現原來Lexi實在有很明顯的進步,特別是在音樂、情緒感受能力(即聽覺接收)方面,我的寶貝由聾耳陳變了貝多芬。當然,貝多芬只是一個比喻,我想Lexi的音樂才華應該去不到貝多芬那個級數……大家可能會認為我是個望女成鳳的怪獸直昇機媽媽。我的確很緊張,非常認真看待Lexi的皮紋分析報告,但其實我只有一個願望,就是希望我的小公主能夠身心健康,快樂地成長,他日可以發揮所長,做她想做的事。我現在所做的,就像為她預備一架高性能的車子,讓她長大後能夠駕著車子去她想去的地方,那怕是天涯海角。

皮紋與我

很多人對皮紋學不了解,也可能因為遇上質素差劣的分析師,便認為指紋可揭示我們的才能和性格特質是沒有根據的,就算做了分析也不應太過認真。我未有深究皮紋學的學術理論基礎,但我不認為有這個需要,因為我已從自己和老細(我的丈夫)身上肯定了它的價值。皮紋分析不但讓我更清楚自己,亦令我對老細更了解、更欣賞、更包容。

淺談皮紋學

我沒有任何皮紋學專業資格,以下內容是我參閱相關資料,向註冊皮紋分析師請教,再結合自己的經驗後所得的領悟,只供大家參考。在我自己、我的丈夫和Lexi身上,我清楚看到皮紋分析的價值。我希望與大家分享這門科學,是因為我深信它是非常有用的培育幼兒工具。這並不是說我們要所有孩子都成為狀元,而是要了解他們的天賦潛能,然後揚長補短,因材施教,讓他們發揮潛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