髖關節All Clear

8月初帶Lexi覆診,醫生說她發展得很好,髖關節和「正常」小朋友沒有多大分別,可以停止跟進。媽媽我在慶幸寶貝終於能告別骨科診所的同時,想再次分享關於髖關節發育不良各位爸媽需要留意的地方。

每天見到Lexi蹦蹦跳,幾乎沒有一刻靜下來,其實有時候媽媽我自己都忘了她是個患有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developmental dysplasia of the hip,DDH)的孩子。她出生後,屯門醫院的骨科醫生一直跟進她的發展,從初時兩個星期、一個月一次,到後來一年一次覆診。今個月初,我們又帶Lexi見醫生。這次是5歲覆診,但醫生特別安排在Lexi五歲半,和之前一次相隔年半,而且醫生去年已預告,如果沒有特別問題,以後不用再跟進了。

醫生說Lexi發展得很好,X光也顯示她的髖關節和「正常」小朋友沒有多大分別。他還說,始終照X光太多對身體沒什麼好處,所以這次之後,Lexi不需要再覆診。

媽媽我在慶幸寶貝終於能告別骨科診所的同時,想再次分享關於髖關節發育不良各位爸媽需要留意的地方。我之前也說過,其實我很感恩Lexi的髖關節問題夠嚴重,所以才能在出生後即時發現,治療矯正也容易很多。Lexi的情況是兩邊髖關節脫位(即甩骹),機會率是千分之一或百分之一(見〈我家有隻小青蛙——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上)〉),但原來每二十個足月的寶寶當中,便有一個髖關節不穩,這種情況很難及早發覺,令矯正過程變得艱巨(見〈髖關節發育不良——先天性vs發展性〉)。另外,髖關節發育不良在女孩比男孩更常見。

就算寶寶出生時髖關節沒有特別問題,爸媽也不能掉以輕心,因為如果寶寶本身髖關節不穩卻受壓的話,便有可能演變成髖關節發育不良。簡單來說,就是要選用合適的包巾、揹帶和汽車座椅等,避免寶寶的髖關節受壓(見〈如何預防髖關節發育不良〉)。

那麼,寶寶幾個月大至一歲時,髖關節發育不良的症狀是什麼呢?

  1. 臀部、大腿上的摺痕,以及雙腿長度不對稱(參考:http://hipdysplasia.org/developmental-dysplasia-of-the-hip/infant-signs-and-symptoms/asymmetry/
  2. 臨床檢查時,髖關節會發出「咔嗒(click)」聲
  3. 髖關節活動障礙——換片時可能發現不能將寶寶的雙腿完全張開
  4. 寶寶學走路時步姿奇怪(參考:http://www.simplifylivelove.com/walking-with-hip-dysplasia/

寶寶髖關節發育嚴重不良,如未能及早發覺,很多時治療及矯正需要延續至青少年時期,孩子成年後也可能會有後遺症。因此,各位爸媽一定要注意包裹初生嬰兒的正確方法,以及慎選包巾、揹帶和汽車座椅等產品,好好保護寶寶的髖關節。

伸延閱讀:

蔡凱宙醫生著:〈發展性髖關節發肯不良〉

〈先天性髖關節脫位的症狀和治療方法〉

International Hip Dysplasia Institute website

DDH寶寶Sara的故事(英文)

 

青蛙變公主之後——Lexi的髖關節發展

其實Lexi滿一歲、兩歲和三歲,我們都有帶她到屯門醫院覆診。一歲和兩歲時都有照X光,醫生說她發展不錯;三歲這次覆診沒有照X光,醫生只叫Lexi走路、跑和撿拾地上的物件給他看,以及做了簡單的臨床檢查。醫生再看寶貝去年的X光片後說,Lexi髖關節的臼角(即髖骨是否能完全覆蓋股骨(大腿骨)頭的外側和前側)是同期DDH寶寶之中算是發育得比較好的。

我偶爾會收到其他DDH寶寶媽媽的留言, 大多數都是初生女兒患有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developmental dysplasia of the hip,DDH),媽媽非常擔心,怕自己照顧得不好會影響寶寶發育。昨天又收到一位媽媽的回應,我才發現原來2012年10月(即Lexi十個月大)之後,我便沒有update過Lexi的髖關節發展(Lexi先天性髖關節脫位的治療過程,可見:〈我家有隻小青蛙——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上)〉和〈青蛙變公主——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下)〉。

其實Lexi滿一歲、兩歲和三歲,我們都有帶她到屯門醫院覆診。一歲和兩歲時都有照X光,醫生說她發展不錯。三歲這次覆診沒有照X光,醫生只觀察Lexi走路、跑和撿拾地上的物件,以及為她做了簡單的臨床檢查。之後醫生再看寶貝去年的X光片,他說Lexi髖關節的臼角(即髖骨是否能完全覆蓋股骨(大腿骨)頭的外側和前側)是同期DDH寶寶之中算是發育得比較好的。我問,如果臼角的角度不好有什麼辦法。醫生說,如果角度太大,即髖骨不能完全覆蓋股骨頭,便需要做手術矯正,不過他補充說,Lexi需要做手術的機會很微。明年一月Lexi滿四歲,我們再帶她到醫院覆診,到時候會再照一次X光,評估寶貝髖關節的發展。

其實最初知道Lexi患有DDH之後,我也非常擔心,怕矯型帶帶得不好,反而會令寶貝的髖關節發展不理想,也擔心先天性的關節問題會否影響她行路或跑跳。頭兩、三個星期,每次幫她帶矯型帶都是戰戰兢兢的,帶完後還要反覆檢查股骨和身體之間的角度,不過隨著每次覆診都有好消息,我也逐漸放心。所以各位爸媽,如果你們家中也有一個DDH寶寶,請你們不要太擔心,只要遵照醫生的吩咐照顧寶寶,帶好矯型帶,不可偷懶,也不可因為心痛不捨而脫下矯型帶讓寶寶伸展雙腿,其實一出生就發現有DDH的寶寶問題不會大太的。我在《先天性髖關節脫位篇》中還有一兩篇關於這個狀況和預防/治療方法的文章,大家可以參考參考。

如何預防髖關節發育不良

原來每二十個足月的寶寶當中,便有一個髖關節不穩,這種情況在例行檢查時較難發現。隨著寶寶一天一天長大,關節有可能會惡化,甚至出現脫位的情況,需要做矯形。發展性髖關節發育不良是可以預防的,最重要的就是要避免讓寶寶的雙腿保持在會令髖關節受壓的姿勢。用包巾包著寶寶,以及選購揹帶、揹巾(sling)及汽車座椅等用品和設備時,都有需要注意的地方。

原來每二十個足月的寶寶當中,便有一個髖關節不穩,這種情況在例行檢查時較難發現。隨著寶寶一天一天長大,關節有可能會惡化,甚至出現脫位的情況,需要做矯形。很多時候,父母或醫護人員察覺問題時,寶寶已過了適合保守療法的黃金時間,不但需要入侵性治療,如手術,而且治療過程往往漫長而艱辛,孩子可能需要多次手術或長時間配戴矯形裝置,有些孩子到了青春期仍然要接受治療(見〈髖關節發育不良——先天性vs發展性〉)。做爸媽的當然不願見到寶寶受苦,雖然大部分髖關節不穩的寶寶都不會有什麼大問題,但小心駛得萬年船,悉心護理寶寶的髖關節才是上策。

發展性髖關節發育不良是可以預防的,最重要的就是要避免讓寶寶的雙腿保持在會令髖關節受壓的姿勢。包裹初生嬰兒時要注意寶寶的雙腿的姿勢:用包巾包著初生嬰兒可令他們感覺自己好像還在媽媽的體內,增加他們的安全感,但傳統包裹嬰兒的方法(嬰兒雙腿是直的)已被淘汰,目前主張的方法,就是要給予足夠的空間讓寶寶的雙腿能夠屈曲,避免髖關節受壓。International Hip Dysplasia Institute的網站提供有關正確地包裹初生嬰兒的詳細資訊。

很多人都知道要注意包裹嬰兒的方法,鮮為人知的是,原來嬰兒揹帶對於寶寶髖關節發育亦非常重要。如果不是Lexi的髖關節有問題,我上網搜尋相關資料的話,我根本不會知道我花了千多元所買的嬰兒揹帶原來是有可能會危害Lexi髖關節的健康。簡單來說,一條有助寶寶髖關節健康發育的揹帶,必須能夠承托寶寶的大腿(從髖關節到膝關節),避免寶寶的髑關節受壓。

用左邊的揹帶背起寶寶時,大腿得不到承托,寶寶的雙腿向下垂,令髖關節受壓。如果寶寶的髖關節本身不穩,長期使用揹帶更有可能引致發育不良,甚至脫臼;右邊的揹帶能承托寶寶的大腿至膝關節,能減輕髖關節的負擔,是比較好的選擇。(圖片來源:http://www.hipdysplasia.org/developmental-dysplasia-of-the-hip/prevention/baby-carriers-seats-and-other-equipment/)
Ergo Baby揹帶

我之前購買的Combi揹帶就是屬於左邊的設計,雖然我不是經常用揹帶,但知道了這種設計會影響髖關節發育後,而且Lexi的髖關節本身已有問題,我心裡非常不舒服。Combi揹帶是不能再用了,適逢我們將要帶Lexi去廣州,我打算不帶bb車用揹帶,於是便快快在出發前買了另一條揹帶。這次買的是Ergo Baby Carrier,設計有助寶寶的髖關節健康發育。另外,Ergo Baby的設計也照顧到大人(背著寶寶的人)的需要,將寶寶的重量卸在大人的盆骨上,減輕肩背的負擔。我用Ergo Baby揹帶背起Lexi後,覺得她輕了,背著她在街上走一個小時,也不會像以前一樣肩背或膝關節會痛。這是bonus,令我喜出望外呢!揹帶的平貴不是問題(我之前買的Combi比Ergo Baby還要貴),最重要是設計,必須要能承托寶寶的大腿。BabyBjorn是另一個很多父母採用的品牌,要留意的是這個品牌大部分揹帶都是屬於上圖左邊的設計,似乎只有一款Comfort Carrier可調較寶寶雙腿的位置,大家選購時應向店舖了解清楚。至於Combi和Aprica,應該兩種設計的揹帶都有,爸媽要小心選購啊!

其實除了揹帶之外,揹巾(sling)和汽車座椅等對寶寶的髖關節發育亦十分重要。要選購有助寶貝髖關節健康發育的設備和用品,可參考International Hip Dysplasia Institute的網站,上面有非常清楚的圖示,就算英文看不明白也不打緊。

很多爸媽都會忽略寶寶髖關節的健康,事實上,如果不是Lexi的髖關節有問題,我也不會知道原來有這麼多地方需要注意。因此,我特別在這裡與大家分享,既然髖關節發育不良是可以預防的,我們只要多加留意,就可以給寶寶一個健康、穩紮的髖關節。

髖關節發育不良——先天性vs發展性

Lexi的情況是髖關節脫位(即大腿骨完全脫離了盤骨),機會率是千分之一或百分之一,但原來更多寶寶有髖關節不穩定的問題,而且很難及早發覺。如果未能矯正有問題的關節,長遠影響可以非常嚴重,包括:關節炎、痛症、步姿不正常、長短腳等。要確定關節是否有問題,當然需要請醫生檢查,但媽媽爸爸在家裡可留意寶寶大腿上的「摺痕」,由於大部分DDH寶寶都只是一邊關節有問題,所以「摺痕」會不對稱。另外,如果寶寶已學會走路,但步姿奇怪,便要立刻請醫生檢查。

雖然Lexi的髖關節已初步矯正,但我仍希望更深入了解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developmental dysplasia of the hip, DDH)對寶寶的發展/發育會有什麼影響。這幾天我稍為有一點時間,便在互聯網世界搜尋有關的資料。

一位美國媽媽在她的部落格記錄了她的DDH女兒Sara做完髖關節矯正手術和之後打石膏12星期的歷程。對於她和她的寶貝來說,復原的路是漫長而艱辛的——由於在Sara一歲後才發現她髖關節不穩,她可能需要做多次手術材可矯正關節。我初時有一個疑問:為什麼未能及早發覺寶寶的關節出了問題呢?(我之前讀其他DDH媽媽在網上討論區的post時也有相同的疑問,就是為什麼她們的寶寶在八、九個月大,甚至一歲過後才開始做矯正呢?)是因為之前沒有做髖關節檢查嗎?原來Sara在一歲前做過多次檢查,但都沒有發現髖關節有問題,直到她開始走路,媽媽發覺她的步姿很奇怪,才察覺問題所在。很多寶寶出生時髖關節正常,但其實關節是不穩定的,隨著他們成長,發育不良問題便漸漸浮現。

Sara媽媽的網站,有International Hip Dysplasia Institute的連結。這是一個特別為支援受髖關節發育不良影響的人(包括患者、家屬和醫護人員)而成立的組織,他們的網站(http://www.hipdysplasia.org/)提供非常豐富的資訊。我在那裡發現另一組數據:每20個足月出世的寶寶當中,便有一個有髖關節不穩問題,男女比例是1:9;另外每1000個寶寶當中,有2-3個需要接受治療。Lexi的情況是髖關節脫位(即大腿骨完全脫離了盤骨),機會率是千分之一或百分之一(見〈我家有隻小青蛙——先天性髖關節脫位〉),但原來更多寶寶有髖關節不穩定的問題,而且很難及早發覺。如果未能矯正有問題的關節,長遠影響可以非常嚴重,包括:關節炎、痛症、步姿不正常、長短腳等。要確定關節是否有問題,當然需要請醫生檢查,但媽媽爸爸在家裡可留意寶寶大腿上的「摺痕」,由於大部分DDH寶寶都只是一邊關節有問題,所以「摺痕」會不對稱(見不對稱「摺痕」的例子)。另外,如果寶寶已學會走路,但步姿奇怪,便要立刻請醫生檢查。

我今天看完Sara媽媽的部落格後,實在有很深的感受。幸好Lexi的DDH夠嚴重,她一出生我們便發覺,及早做了矯形,我們的路變得平坦多了。我們只需盡量做足預防措施,確保她能健康正常地成長。

小青蛙的衣裳

Lexi出生後頭四個月都要配帶髖關節矯形帶Pavlik harness,將她的雙腿固定,姿勢像隻小青蛙。帶著矯形帶時,她只可穿寬鬆的夾衣或袍子,在家倒沒有所謂,但帶她外出時,總希望可以替我的小寶貝打扮得漂亮一點。到了Lexi差不多三個月大,我們快可以和矯形帶說再見時,我才於外國網站發現特別為須配帶Pavlik harness的寶寶而設計的夾衣,雖然稱不上漂亮,但至少不用因為遷就寶寶屈曲的雙腿而給她穿著大幾個碼的衣服。如果我早一點發現這種夾衣,我一定會訂購給Lexi穿著。

帶上矯形帶的寶寶

Lexi是個先天性髖關節脫位寶寶(developmental dysplasia of the hip,DDH;見〈我家有隻小青蛙——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上)〉〈青蛙變公主——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下)〉),她出生後頭四個月都要配帶髖關節矯形帶Pavlik harness,將她的雙腿固定,姿勢像隻小青蛙。帶著矯形帶時,她只可穿寬鬆的夾衣或袍子,在家倒沒有所謂,但帶她外出時,總希望可以替我的小寶貝打扮得漂亮一點。

到了Lexi差不多三個月大,我們快可以和矯形帶說再見時,我才於外國網站發現特別為須配帶Pavlik harness的寶寶而設計的夾衣,雖然稱不上漂亮,但至少不用因為遷就寶寶屈曲的雙腿而給她穿著大幾個碼的衣服。如果我早一點發現這種夾衣,我一定會訂購給Lexi穿著。

Pavlik harness夾衣

英國網站Hip-Pose Clothes(http://www.hip-pose.co.uk/),提供特別為正接受髖關節矯形治療(包括Pavlik harness和打石膏)的寶寶而設計的衣服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為打了石膏的DDH寶寶特別設計的夾衣

elliebear spicawear(www.spicawear.com/),由一位寶寶需要打石膏的媽媽創立。雖然夾衣特別為需要打石膏固定髖關節的寶寶設計,但也適合配帶Pavlik harness的寶寶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自己沒有光顧過上述網站,所以無法與大家分享這些衣服的質素如何,是否有用。但如果你也有個需要接受髖關節矯形治療的寶貝,不妨考慮購買特別設計的衣服給寶寶穿著。

青蛙變公主——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下)

Lexi快要四個月大時,醫生說她的髖關節已復位,我們終於可告別她的Pavlik harness。為了追回失去的時間,我每天非常努力的替Lexi按摩和幫她做運動。結果寶貝的發展令人滿意,她不足八個月便會爬了,雖然蹣蹣跚跚的,但對一個DDH寶寶來說是非常不錯的成績。她剛滿九個月,已能自己扶著物件站起來,見她站得一天比一天穩,我和老細都欣慰不已。我的小青蛙變成小公主了,可以穿著漂亮的衣服(配帶矯形帶時只可穿寬鬆的夾衣或袍子),還有很快可以學行學跑學跳舞。雖然Lexi仍需定期覆診照X光監察關節的發展,但醫生說她兩邊髖關節已長得很穩固,角度也合格,除非是受到創傷,否則關節不會再脫位。

從Lexi兩週大起,屯門醫院矯形及創傷科(骨科)的醫生一直跟進她一出生便脫位的髖關節(見〈我家有隻小青蛙——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上)〉)。我第一次帶Lexi到骨科門診,見我們的蔡啟堯醫生告訴我,一般寶寶患有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developmental dysplasia of the hip,DDH)的機會率是千分之一,但如果是第一胎、女嬰,又沒有掉頭的話,機會率便飆升至百分之一。Lexi就是這一百個寶寶其中一個。我問醫生是否由於寶寶沒有掉頭,所以有這個問題。蔡醫生說那是雞和雞蛋的關係,目前醫學研究仍未能確定是寶寶臀部向下令髖關節發展出了問題,還是因為髖關節不穩所以寶寶不掉頭。有一點是肯定的,就是Lexi在往後的數個月,每天都要配帶髖關節矯形帶Pavlik harness。蔡醫生替Lexi做了臨床檢查,發現她的髖關節仍然不穩定,所以寶寶一天24小時都要帶著矯形帶,只有換片片和洗澡的時候可以短暫除下來。

兩個星期後Lexi照了超聲波,報告顯示她的髖關節還有點鬆(特別是右邊),所以她依然要24小時帶著矯形帶。其實我每次替Lexi解下矯形帶再著好,都會擔心不知道角度是否正確,會否太鬆或太緊,如果帶得不好,會否將她的關節固定於不正確的位置生長呢?另外,我在網上搜尋有關DDH的資料時,發現歐美不少DDH寶寶較遲才學會爬行和走路。我問過蔡醫生,他也說有這個可能,因為雖然寶寶頭三個月不大會活動,但他們臥在床上伸伸腳的時候,其實是在鍛鍊腿部肌肉。Lexi在這段時間卻要帶著矯形帶,雙腿動彈不得,的確有可能影響她學爬和學走路。我當然很擔心,但矯形帶不可不帶,所以我只好每天在Lexi洗白白後替她按摩,希望能幫助她的腿部肌肉發展。

到了二月下旬,Lexi差不多兩個月大時,我們帶她覆診。蔡醫生替她檢查後,說她的關節比之前穩定很多,每天只需配帶矯形帶16小時,晚上睡覺可除下來。這實在是好消息啊!寶貝終於不用整天做小青蛙,晚上可舒展雙腿。然而,可能因為Lexi從出生開始就配帶矯形帶,初時晚上除下來,她的雙腿仍然不自覺的保持小青蛙姿勢,直到個多兩個月後才回復正常。

又過了一個月,三月下旬時Lexi再照了一次超聲波,醫生說報告顯示寶貝左右髖關節已穩定下來,不過為了謹慎起見,他仍想Lex繼續配帶矯形帶三個星期,每天8小時。我太高興了,還有三個星期,我們就可跟矯形帶說再見。我的寶貝實在了不起,在每天配帶矯形帶8小時的三個星期間,她竟然學會轉身,爸爸媽媽都感到喜出望外。

我們如期於三個星期後告別了Lexi的Pavlik harness,我的寶貝終可隨心所欲活動雙腿。為了追回失去的時間,我每天非常努力的替Lexi按摩和幫她做運動。結果寶貝的發展令人滿意,她不足八個月便會爬了,雖然蹣蹣跚跚的,但對一個DDH寶寶來說是非常不錯的成績。她剛滿九個月,已能自己扶著物件站起來,見她站得一天比一天穩,我和老細都欣慰不已。

我的小青蛙變成小公主了,可以穿著漂亮的衣服(配帶矯形帶時只可穿寬鬆的夾衣或袍子),還有很快可以學行學跑學跳舞。雖然Lexi仍需定期覆診照X光監察關節的發展,但醫生說她兩邊髖關節已長得很穩固,角度也合格,除非是受到創傷,否則關節不會再脫位。

我家有隻小青蛙——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上)

Lexi來到這個世界的第一天,超聲波證實她的左右髖關節都脫了位(即甩骹),我問醫生是不是剖腹生產令她的關節脫位,他說不是。醫生解釋:「Lexi的情況在醫學上稱為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developmental dysplasia of the hip,DDH),並不是什麼身體缺憾,很多人認為只是發展遲緩,本來在媽媽體內應完成的發育,到寶寶出生後才繼續。」他又說如果及早發現,做適當的治療,先天性髖關節脫位是不會影響寶寶成長的。

還記得那是2011年12月29日下午,Lexi出生後數個小時。我正在床上休息,老細在旁邊陪著我。這時候,有位文質彬彬的男士走到我的床前,原來他是我的婦產科醫生所介紹的兒科醫生馬醫生。馬醫生說他已看過Lexi,寶寶沒有什麼大問題,只是……我聽到「只是」兩個字,心往下一沈。我望著這位醫生,心裡充斥著不安。他說:「只是我剛才替寶寶檢查時,發現她的髖關節好像有點鬆,如果你們同意的話,我希望替她照超聲波確定一下。」我完全不知道醫生在說什麼,我望一望老細,他同樣是一臉茫然。醫生大概也見到我們全完不知所措,便安慰我們:「就算髖關節真的不穩,也不是大什麼問題,你們先別擔心,我們照了超聲波,確定了情況再說好嗎?」我點頭,但其實我依然不知道馬醫生在說什麼。他說的每一個字我都聽得懂,我搞不明白的是,我在產房見到寶貝時,她明明是健健康康的,怎麼她的髖關節會鬆了?

到了傍晚時份,兒科醫生回來了。他說超聲波證實Lexi左右髖關節都脫了位(即甩骹),我問醫生是不是剖腹生產令她的關節脫位,他說不是。醫生解釋:「Lexi的情況在醫學上稱為先天性髖關節脫位(developmental dysplasia of the hip,DDH),並不是什麼身體缺憾,很多人認為只是發展遲緩,本來在媽媽體內應完成的發育,到寶寶出生後才繼續。」他又說如果及早發現,做適當的治療,先天性髖關節脫位是不會影響寶寶成長的。兒科醫生說他會請骨科醫生向我們進一步講解Lexi的情況和治療方案。

過了一會兒,骨科醫生魏醫生來了。魏醫生重覆向我們講解Lexi的情況,並給我們一些有關DDH的參考資料。他叫我們不用擔心,值得慶幸的是Lexi的DDH發現得早,只須適當治療,她將來的活動能力應該不會受影響。那麼,Lexi需要什麼治療呢?魏醫生表示她需要配帶髖關節矯形帶Pavlik harness三至四個月,固定她的雙腿,讓關節復位。我們可即時為她訂造矯形帶,亦可選擇等兩個星期,因為很多DDH寶寶的髖關節會在兩星期內復位,所以醫生可以到那時才決定寶寶是否需要配帶矯形帶。大部分寶寶配帶矯形帶一段時間後,關節都會回復正常,但如果關節仍未能復位,便需要透過打石膏甚至外科手術矯正關節。我和老細商量後,決定盡快讓Lexi配帶矯形帶。魏醫生第二天便為Lexi造好矯形帶,並即時替她帶上。Lexi帶上矯形帶後,雙腿有點像隻小青蛙——是一隻可愛至極的小青蛙。

接下來我們要考慮的問題是,Lexi要在那裡覆診呢?魏醫生表示他可介紹兒科骨科醫生跟進Lexi的個案,亦可寫信轉介我們到公立醫院。霎時之間,我和老細不知應如何決定,於是我致電一位在屯門醫院工作的醫生朋友,問她的意見。醫生朋友對我說Lexi的情況需要經常覆診,每次覆診也可能會照超聲波,如果看私家醫生的話,相信費用會非常高昂。她說其實香港公立醫院的兒科普遍水準都不錯,屯門醫院的兒科骨科更是「很好」。她認為我們應該帶Lexi到公立醫院覆診,我便請魏醫生替我們預備轉介信。

2012年1月11日,我帶著Lexi到屯門醫院日間醫療中心見矯形及創傷科(俗稱骨科)醫生蔡啟堯。

~待續~